美高梅棋牌平台---欢迎您!

关于绿城

ABOUT US

北京大学涉足百亿新能源汽车项目

目就在新能源汽车发展前景依然扑朔迷离之际,日前传出的一则消息再度引起了业内人士的关注。

  据山西当地媒体报道,北京北达新兴能源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达基金)已于8月28日与山西晋中市政府达成一纸协议,这一名为《新能源汽车产业基地合作协议》所主导的新能源投资项目投资规模之大令人惊讶,其投资方北达基金由于其北京大学的深厚背景更加引人注目。

北京大学涉足百亿新能源汽车项目

  此外,该项目借助山西当地丰富的煤炭资源,主打甲醇汽车项目,在各地纷纷上马纯电动汽车或者以混合动力汽车为新能源汽车突破口的背景下同样是一次剑走偏锋的实践。

  据了解,该项目将在晋中合作建设甲醇汽车产业基地,建成后预计年产40万台新能源甲醇发动机、40万台甲醇变速箱和10万台甲醇汽车整车项目,计划总投资约100亿元,分两期实施。项目投产后,有望新增产值384亿元。

  新能源,甲醇,北大,这三个要素足以让这一地方性的汽车项目显如此与众不同。

  规模惊人

  汽车商报记者从此次山西晋中与北达签订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基地合作协议》中了解到,双方将在晋中合作建设甲醇汽车产业基地,建成后预计年产40万台新能源甲醇发动机、40万台甲醇变速箱和10万台甲醇汽车整车项目,计划总投资约100亿元,分两期实施。项目投产后,有望新增产值384亿元。

  与同样落户晋中的吉利10万台新能源汽车项目投资26亿元的规模相比,百亿投资押宝新能源甲醇汽车对于北达基金这一新能源新车的后来者来说不啻为一次冒险。

  而经过汽车商报记者调查得知,早在今年年初,北达基金在除山西之外的西部其他地区已经开始了相关业务的尝试。

  据了解,今年3月8日,甘肃兰州武威市政府与北达基金正式签约,共同开发甲醇汽车发动机及专用车辆。根据双方协议,北达基金在武威投资建设年产10万台专用大功率甲醇汽车发动机项目,并积极与有关企业合作,在武威投资建设年产5000辆(燃油、LNG、甲醇发动机)矿用自卸车、专用车,以及农用低速载货车生产项目及甲醇加注站项目。

  能够吸引到北达基金这一“金凤凰”,完全基于山西省丰富的煤炭资源和甲醇汽车多年的产业积淀。

  机械工业部部长何光远向汽车商报记者介绍,山西早在4年前就开始了甲醇汽车项目的尝试,这也成为助力山西省成为工信部重点扶持的甲醇汽车试点省份的重要原因,同时也为北达基金的介入提供了契机。

  汽车商报记者了解到,2009年6月,山西当地民企靖烨甲醇发动机技术有限公司与一汽解放汽车有限公司合资成立一汽靖烨发动机公司。该公司在项目成立初期注册资本1亿元,由一汽解放发动机分公司现有发动机生产线净资产及相关产品、技术、品牌出资3000万元,占合资公司股份30%,山西靖烨甲醇发动机技术有限公司以现金及甲醇技术出资7000万元,占合资公司股份70%。

  但是这一合作随着当地治理小煤窑的举动而受到影响,以煤炭起家的靖烨集团也受到牵连,资金链开始出现断裂。“在这种情况下,这家对外名为北达基金的投资公司对这一合资项目开始进行扩资,而之前的合作双方退而成为这一项目的成员之一。”何光远向记者介绍说。

  神秘推手

  如此钟情于甲醇汽车的北达基金,究竟有着怎样的实力和背景?

  资料显示,北达基金是由世界新能源战略研究中心、北京大学企业家俱乐部、北京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山西省社科院于2011年8月共同发起成立,全称为“北达新能源产业投资基金”。“此次与晋中政府合作的这家投资公司北达基金,背后的支持者主要是北大。”何光远向记者透露。

  而在汽车商报记者的进一步了解中发现,北达基金的成员来历都不可小觑,其中合作的最大机构就是世界新能源战略研究中心。该中心成立于2011年3月,理事长由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王缉思担任,成员包括了多名北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经济学家,多个中央及地方政府官员和投资机构的负责人。

  “有着北京大学背景的世界新能源战略经济研究中心自成立初期就专情于甲醇汽车的发展。”9月8日,一位了解这家机构的知情人士告诉汽车商报记者,“这家公司的成员注定了北达基金未来会在山西有所作为,而这些成员的性质也为其进军甲醇汽车领域打好了铺垫。”

  汽车商报记者通过查询得知,世界新能源战略研究中心的成员中,包括之前提到的一汽靖烨、山西省社科院、山西当地多位北大校友等,同时北达基金的另外三家合作方也都是这一机构的成员,其领导在中心分别担任了要职。“从成立之初,该中心的业务范围似乎总是围绕着山西开展。”上述知情人士说。

  记者注意到,在北达基金成立仪式上,多位山西北京大学的老校友都亲临现场,例如原山西省公安厅厅长、毕业于北大法学系的原山西北京大学校友会第二届常务理事会会长聂海舟等。

  而在世界新能源战略研究中心成立仅5个月后,北京大学与山西省政府便联合举办了“山西转型跨越发展暨世界新能源战略高峰论坛”,北达基金也同时正式启动。

  博弈甲醇

  有着强大北大校友资源的北达基金实力已毋庸置疑,然而令外界难以理解的是,在电动汽车占据新能源汽车发展主力的局面下,山西以及北大为何如此钟情于甲醇汽车的发展?

  “在山西,甲醇汽车的发展已经成为当地新能源汽车发展的主流,而全国热捧的电动汽车在当地并不受人关注。”9月5日,一位国家电网公司的负责人向汽车商报记者如此形容山西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模式。

  作为我国中西部资源大省,山西的经济支柱一直是煤炭资源,而依靠煤炭衍生出的多种化工产品也被山西省定为未来产业结构调整的关键。一直以来,山西省也十分重视通过洁净煤技术改造传统的煤炭产业,其中煤转化成汽车代用燃料就是一个很重要的尝试。

  记者从《山西省汽车工业行业发展思路》中看到,山西早已将发展甲醇汽车作为未来发展的战略目标,之前也为此付出了多方的努力。

  2012年2月,山西省与陕西省、上海市三省市被国家工信部确定为甲醇汽车试点地区,这也标志着从去年3月开始的国家层面甲醇汽车试点项目正式落地,同时为山西甲醇汽车的发展带来了新的市场空间和政策利好。

  甲醇汽车良好的发展前景,把一向具有开放心态和跨界思维的民营车企吉利集团也吸引到了山西。近年来吉利董事长李书福成了山西的常客,而他的关注点主要是吉利在山西的甲醇汽车项目。

  在多次洽谈及实地考察后,吉利集团目前已初步确定在晋中榆次区建设4000亩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目前,晋中市与吉利集团一期10万辆新能源汽车和发动机研发制造产业化项目已签约。吉利集团“十二五”在山西年产30万台甲醇轿车项目投产后,将成为山西汽车产业龙头,吸引汽车上下游行业落户山西,打造山西最重要的汽车产业基地。

  甲醇汽车面临和电动车一样的困境

  原机械工业部部长 何光远

  我们研究新能源汽车,一定要立足于中国的国情,我们中国的国情是什么?就是缺油,少汽,相对的富煤。

  中国在发展生物能源方面应持审慎态度。中国是人多地少,基本的原则应该是不与农争地,不与民争粮,不能顾此失彼。所以这个问题,我们要立足于从中国的资源情况出发。

  这几年,我到甲醇的生产企业和使用甲醇的运营企业去考察。大致看下来我认为一定要加快燃烧甲醇的汽车发动机和整车的研制,应该说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汽车业的大企业行动比较迟缓,不大愿意投入,怕担风险。

  现在也有一些企业认识到这个问题,像奇瑞、上海华普两家轿车企业在做甲醇汽车的整车研发;另外,上汽、上海内燃机研究所在甲醇燃料上的实验研究做了不少工作,进行了不同类型车的十几万公里的实验。

  山西根据当地资源结构,结合自身选择甲醇汽车的发展方向,从长远来看确实可以起到资源结构优化调整的作用,但是就目前来看,甲醇汽车正面临和电动汽车一样的发展困境,那就是配套设施难以跟进。

  山西当地确实拥有丰富的甲醇产量,但是要想短期将这一产业发展起来,我认为还不到火候,无论是技术还是配套设施目前还都不成熟。同时我对山西当地政府和北大的这次合作也不看好,他们提出的目标过于宏大,对这一尚未成熟的产业期望有些过高,有些为了追求利益而过度吹嘘的成分在内,完成这一目标的希望也不大。

  能源产业是一项风险大、投入多、见效慢的行业,即使在发达国家,初期也需要政府扶持才能得以壮大。所以,在我们国家对于这样一件大事仅有民间的积极性是不够的,需要国家大力推动,在标准、法规、市场准入等方面跟上迅速发展的形势,并对醇醚燃料汽车科研开发给予支持。


标签:
    Copyright©2015-2016:江苏绿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网站制作:元创网络
400-8378-365

客户服务热线

400-8378-365

在线客服